好好去爱一个人的力气

2020-01-17 17:44:27 未知
  妳很清楚口中总说着没事的人,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刀枪不入。妳很明白别人一句随意脱口而出的关心,会让这样的武装前功尽弃。
 
  推开沉沉的木门,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一起迎接妳的,是老板暖暖的笑容。
 
  环顾二十多坪大的空间,空无一人,自己的出现倒像是坏了一室的安静。
 
  今天想喝什么?
 
  老板轻轻的问,妳暂时没有想法。
 
  今天是新的一个月开始,妳看~
 
  老板骄傲地以夸张的亮相身段,展示身后那一片分别以七个几乎贴近天花板、偌大的玻璃圆柱盛装,褐色与金黄交叠深浅颜色各不相同的啤酒海。
 
  我已经换上另外七种不同地区生产、不同手法酿制的啤酒。
 
  第一次来到这家酒吧时,妳对这样壮观的设计深深着迷,还偷偷希望自己可以喝到每一种来自不同国家的啤酒。
 
  现在的妳需要熟悉的味道撑住一整天的疲累,妳选了散发金闪闪光芒的第三款啤酒。
 
  这是捷克的皮尔森啤酒(Pilsner),遵循19世纪末以来的酿造法,大胆采用了当时新研发的浅色麦芽。
 
  所以这漂亮的金黄色泽就成为皮尔森啤酒的标志。
 
  老板熟练地把金黄色的液体注入上圆下窄的玻璃杯,缓缓将杯缘还冒着诱人白色泡沫的啤酒送到妳面前。
 
  习惯是养成的、还是一种迫于无奈不得不的接受?
 
  妳已经很习惯一个人做很多事。
 
  一个人出门、一个人逛街、一个人学着只有自己跟自己作伴。
 
  直到现在已经真正习惯自己一个。
 
  这座落在住家附近的酒吧,隐身于冷僻的住宅区。
 
  生意不好不坏,最热闹时客人也不超过五桌。
 
  每个人都像是说好了,有个可以依循的班表照着出席,让这个不太大的空间不显得拥挤。就这样,一个人来这家酒吧成为妳生活里的习惯、平常日子的一部分。
 
  妳从初次光临就喜欢窝进最角落的角落,不被打扰慢慢喝杯酒,再一个人惬意地散步回家。后来某一次,正巧遇到某位熟客的庆生Party,躲到吧台反而变成当天最安静的选择。
 
  所幸,这家酒吧就算坐到吧台也不会尴尬,老板聊天的方式从不探人隐私,只会切入各类不关痛痒的话题轻松攀谈。
 
  日子一久,妳反而习惯了坐在吧台。
 
  日子一久,妳也习惯了下班后要来这里喝上一杯。
 
  早就过了对恋爱期待的年纪了,妳很明白,心动不如心安来得要紧。
 
  不是会有那样的人吗?
 
  两人之间不见得是恋爱关系,但,看见他时总是能笑得出来。
 
  一起用餐时,饭吃起来会特别地香,酒喝起来也特别容易醉。
 
  他对妳来说,就是那样的一个人,虽然一开始彼此都留给对方不太好的印象。
 
  想到这里,妳看了大门一眼。
 
  看着环顾四周的妳,老板说,他今天没来,他已经两三天没来了。
 
  可能最近比较忙。
 
  像是为了要让妳放心,老板替他解释着。
 
  妳微笑点了点头,没有解释晚点忙碌完毕的他就会来赴约。
 
  你们两人是酒吧的常客,之所以搭上了线,是从无意间听见他说那个女生的笑容真恶心开始的。
 
  那发生在你们还没有变得熟悉之前,那天晚上妳从洗手间出来刚好听到他这样对老板说。
 
  那个女生的笑容真恶心。
 
  那天店里相当冷清,只有妳跟他两位常客,一整个晚上都安份待在自己的位置上喝着酒。
 
  你们中间隔着三五个位置,都在吧台却谁也没有想跟对方搭话。
 
  怎么说?
 
  老板用有点疑惑的语气追问他。
 
  妳也想知道,根本没发现自己摒住了呼吸,躲在没人发现的角落等待着答案。
 
  她根本不是真心想笑呀~只是硬逼着自己要装出甜美可人的样子。
 
  现在都几点了,老板传来的简讯跟电话她还是乖巧地一一回覆,整个晚上她就一直回简讯。用甜美的嗓音讲着电话,还要对根本看不见的对方不断鞠躬。
 
  听着他的分析,自己居然完全无法反驳。
 
  这样的人生太累了啦~就是这种人惯坏老板的。
 
  听到他自以为是的结论,一把无名火烧得妳面红耳赤。
 
  妳忍不住走到他面前,大声的说:
 
  我也想要无视老板把他当空气呀!如果做得到我也不用每天晚上来这边放空喝酒了!
 
  话一说完,妳怒气冲冲转身就走。
 
  来到门边,正要拉开大门却又突然转身回到他面前,用最甜美的声音与笑容说:
 
  让你觉得我很恶心,真是不好意思呢!
 
  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后,妳霸气地拂袖而去。
 
  这就是你们第一次交谈,没有让对方留下太好的印象。
 
  起初谁也不在意谁,毕竟你们都是太喜欢一个人过日子的两个人。
 
  太喜欢一个人过日子,会很难去喜欢上另一个人。
 
  可以在一秒内喜欢上任何小动物、轻易喜欢一家餐厅,为了喜欢的电影去二刷三刷,却提不起相同的热情与动力去喜欢上另一个人。
 
  喜欢一个人过日子的人,大多只是因为怕麻烦。
 
  也不见得真的很享受孤单,因为见识过了两个人勉强在一起却宁愿落单,才决定单身。
 
  一个人的寂寞也许让人难过,但两个人的寂寞更加使人难堪。
 
  妳甚至没有留意他什么时候变成那个让妳在意的人,只是相熟之后发现他就跟大多数的人一样,无法面对跟承认自己的脆弱。
 
  妳很清楚口中总说着没事的人,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刀枪不入。妳很明白别人一句随意脱口而出的关心,会让这样的武装前功尽弃。
 
  一个人生活这么久了,妳也是这样子把日子撑起来的。
 
  就好像他,总是把自己的人生悲剧用浮夸喜剧的方式说出口,惹得在场的人哄堂大笑,他却一贯的面无表情,那样的场面每每让妳于心不忍。
 
  终于有一次,只剩下你们两个人的时候,妳忍不住对他说了:
 
  别再这样对自己了。
 
  他疑惑地望向妳。
 
  人怎么可能会一直没事呢,逞强嘴硬说自己没事已经够让人担心了,怎么还忍心把自己的伤心当笑话来说呢?
 
  他耸了耸肩,一副无所谓的模样。
 
  我没事呀,人生本来就是由无数的荒唐与荒谬构成的。
 
  都什么时候了还讲文青体,妳摇了摇头也回他一段文青体:人生本来是很简单的,饿了就要吃,渴了就要喝,会痛就要说,想哭就哭出来。是好强的人把它搞得太复杂了。
 
  说了又怎样,事情也没办法解决,哭了有人在乎吗?不过是制造尴尬。
 
  他还在逞强。
 
  我在乎你这个朋友,所以我在乎。
 
  妳的话一说完,就看见他红红的眼眶。
 
  不希望你们之间的故事在谈笑之间淡化成没事,妳的勇敢发言惹得自己眼眶也泛红。被妳撼动的他就这样交出了一直以来无处安放的悲伤,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。
 
  收下彼此的伤口,擦去对方的眼泪,甘于交出各自的无能为力后,你们反而因为这样找到了力量,找回了再去好好去爱另一个人的力气。

延伸 · 阅读